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bsmy攻略完结

各位七夕快乐,末班车赶上了~

预祝白白生日快乐,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参加白七生贺活动(

提前抱歉我驾照没考上中途刹车逃逸了(x
惯例ooc预警还是要的,轻微白花,不喜请及时关闭。
——————————————————————
3.
一周过去了,白石和西野又回到了之前的关系,除了工作之外没有任何交流,不如说比之前更糟。西野看着白石的眼神中总带着一丝愤懑,白石虽然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人家,但还是心虚地绕着西野走。

其实西野气了一天就后悔了,如果那个人稍微在感情上敏锐一些她们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的关系,好不容易拉近一点点的关系又退回原地了。

白石再三告诫自己不要再和西野扯上关系了,可是远远地看着闷闷不乐的西野,心里真的很难受,白石把这种感觉归结为愧疚,于是富有责任心的白石女士用了一顿烤肉把自己的损友松村成功诱惑了出来。

“emmmm麻衣羊你请我吃烤肉我是很开心啦,不过从刚才开始你一口都没吃啊,说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
“那个……你记得西野吗?”
“西野?啊,你说娜酱吗?她怎么了?你不是一向和她合不来吗?”
“唉……只是我被她单方面讨厌了吧……其实她现在和我是同事,前几天我不知道怎么就惹她不高兴了,我们好歹同事一场,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还是想跟她道个歉和好……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哎~麻衣羊对别的女人那么上心,沙友理我要吃醋了~不过我和娜酱也没有那么熟啊,你怎么不去找找一实或者娜娜敏~”
“娜娜敏绝对会笑我啊!一实和她太熟了,找一实总觉得有种输了的感觉……”
“……你这是什么迷之逻辑?”
“你不要在意这种小事了,沙友理你最聪明了,你给我出出主意吧~”
“跟女孩子道个歉而已,送点小礼物不就搞定了,我记得娜酱和我一样也喜欢看漫画吧,貌似叫jojo的奇妙冒险,我对那种类型是不感冒啦”
“沙友理你真是天才!”
“……”
这个白石麻衣是傻了吗?

西野七濑自从踏入社会开始就下定决心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暴露自己的宅属性,因为会有各种麻烦。然而她连续好几天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到jojo的漫画了,而且每天都是不一样的单行本,剧情还不连贯。一边思考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暴露的,一边盘算着如何抓到送漫画的人并封口的可能性。

然而西野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考虑封口的人是谁,毕竟那个人实在太好懂了,放完漫画之后总会在附近偷看,等西野把漫画收进包里之后才笑着回到自己办公室。

“这是什么小学男生追女孩子的方式啊”
小声嘟囔着的西野经理今天看起来心情也非常好。不过今天的漫画里夹了一张小纸条,怂包终于肯表明真正的目的了,那么自己再不给面子某人又要缩回壳中去了。

下了班后西野没有像往常一样去车站,她慢悠悠地走到地下车库,找到了其中一辆白色的车,某人正在车前局促不安地踱着步子,看到西野之后皱着的眉头放松下来,傻傻地笑了起来,西野仿佛能看到她身后摇晃的大尾巴,就像是老家的狗狗看到自己回家时一样。

“那个…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是啊,你的纸条上可没写名字,我可是想了好久到底是哪一位前任用了那么幼稚的方式约人,最后发现他们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喜欢jojo”
“啊……那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猜的”
“啊?”
“好啦,我肚子饿了,谢谢白石さん款待了~”

虽然双方都没去解释那天发生的事情,但经过一顿饭后她们的关系确实进步了不少,她们开始下班后一起约饭,互加了对方的line,称呼也从“白石さん”“西野さん”变成了“まいやん”“なぁちゃん”,两人甚至休息日还相约一起去逛街,就像是好朋友一样,这是之前的自己不敢想的事情,西野有些沉溺于现状。

直到那天白石破天荒的请了半天假。

生田绘梨花回来了。

4.
西野以为白石是不知道恋爱为何物的,从前上学的时候白石交往过几任男友,西野一次次告诉自己终于可以放下了,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去看白石,她发现从白石的眼中根本没有对那些男生有类似爱情的存在,于是她松了一口气,她觉得没有人能真正走进白石的心里,她可以继续安慰自己,保存那卑微的暗恋之心。

而这一切都被突然出现的意外所打破,她第一次在白石的眼中看到这样温柔到极致的宠溺。原来白石不是不懂爱,只是迟钝到难以发现自己的爱。

生田绘梨花。比白石和西野小一年级,明明长着一双天生钢琴家的手,却破天荒地加入了弓道部,成为了白石的后辈。

西野第一次见到生田是某次放学后,松村提起了白石最近和一个后辈走的很近,不止放学没有跟她一起回家,就连休息时间也跑的不见人影。一群人被松村引出了八卦之心,决定去弓道部看看这传说中的后辈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她也被高山拉着偷偷跑去了弓道部。

西野还是第一次看到白石穿弓道服的样子,有着和平时不一样的英气,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白石射出的箭却险些脱靶,她回过头冲着那女孩俏皮地笑了起来,随后白石接过那女孩喝过一口后递去的水,拿在手里犹豫了一瞬还是喝了。

射偏的箭没有降低女孩对白石的热情,她一口一个白石前辈,口中绵绵不绝的是赞美的话语,白石对此做着夸张的反应,她们之间的互动已经非常熟稔。

众人看到所谓的小后辈是女孩子之后,兴趣就消了大半。可西野心中却有种不舒服的预感,而这种预感很快就应验了,白石高调的向她的亲友们介绍了生田,以自己女朋友的身份。

啊,原来恋爱中的白石麻衣是那么动人,原来她也会喜欢女孩子。

她们毫无疑问是般配的,是生活在太阳下同样耀眼的人,对感情那么迟钝的白石麻衣,只有碰到像生田那样不屈不挠的,能够大胆诉说着自己爱恋的人,才会有开窍的可能吧。

西野这次反而没有想着要放弃了,见过那样的白石麻衣后还要怎么选择放弃呢,当时西野心里想的都是只要白石毕业了她们一定就会分开,只要忍到她们分手白石就又不属于任何人了。

然而西野没想到的是,生田出国了,去进修她的钢琴,似乎是当初为了进弓道部和她父亲谈的条件,她对白石说希望白石能够等她,那时候的白石笑的比哭还难看,可她还是应下了。

这算什么?你拥有了她却又那么轻易的放弃了她,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让白石那么难过的,西野想。可是无能为力,只能看着白石为了不让亲友担心,每日强颜欢笑,直到毕业她都没再看到白石发自真心的笑容,不甘带来的痛苦使西野选择了逃避。


久远的记忆让西野几乎忘了这个人的存在,晚上白石邀请西野一起共进晚餐,看到生田绘梨花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白石那么着急请假一定是去机场接她了吧。

这顿饭吃的难免有些尴尬,西野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么重要的重逢时叫上自己,生田似乎也没有料到白石会叫上第三个人。尽管白石努力在缓和气氛,西野都没有心情多做理睬,生田的态度也有些僵硬,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令西野惊讶的是白石没有送生田回去,她帮生田打了车,随后载了西野一起回家。

“对不起啊娜酱,虽然下午一时冲动就去接机了,其实我现在有点害怕面对她,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现在对她是什么感情,所以才拉上了你,还让你尴尬了,你说我是不是很没出息……”
“没关系的,我……能理解,反正你那么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西野反常的玩笑使车内的气氛缓和了不少,白石开始像往常一样扯些有的没的,西野面上笑着,心却越来越沉。

5.
生田的回归使白石和西野又开始疏远,白石最近总是准时下班,而西野总是一个人加班到深夜,公司里开始猜测白石是不是谈恋爱了,而西野则是野心勃勃趁机开始觊觎总经理的位置了。

白石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在吃饭的时候走神了,生田现在是小有名气的音乐剧演员,这次回来就再也不走了,她提出了和白石继续交往,这本该是令人开心的事情,可是为什么白石的心里现在想的都是西野?

不知道西野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为自己高兴呢,她现在在做什么,听说她最近一直在加班,有没有好好吃饭……

“麻衣,麻衣!”
“啊?对,对不起,我又走神了”
“麻衣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还是在怪我当初离开你出国了……”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绘梨花。”
“……是我太心急了,我会等你”

又是一顿不欢而散的晚餐,白石有些懊恼,她理不清自己的心,自己那么多年没有和任何人交往,不就是为了等生田吗?为什么她回来了自己却满脑子都是别人……好不容易和西野当上朋友了,最近她好像又在有意无意地躲着自己……

这些想法让白石十分烦躁,她把车停在路边试图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忽然发现街对面有个熟悉的身影。

她看到西野被一个男人搂着进了酒店。

白石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的情绪,有愤怒,有不甘,然而她发现更多的是嫉妒……这个想法让白石愣了神,她强迫自己不去细想那不该有的情绪,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西野问她在哪。

消息已读不回。

白石觉得自己快要失控了,她想冲进酒店,把西野找出来,狠狠地质问她。

可是以什么身份呢?西野和谁去酒店和你白石有什么关系?

白石就一直坐在车内盯着对面的酒店,如果西野明早才出来她觉得自己可能会在这守一晚上,庆幸的是,西野只让她等了一个小时。


6.
出了酒店的门,那辆和它主人一样雪白的车依旧停在街对面,在夜色中格外显眼。

其实在进酒店之前就注意到了,西野笑着走了过去,敲了敲车窗,然后自顾自地走到另一边,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位。

那个人还在透过被摇下的车窗望着对面酒店的方向,就算察觉到身边坐了人也并未有任何动作。

“你在生气吗?是不是和生田さん闹矛盾了?”
西野苦笑,先行开了口。
“没有。和她没关系。西野さん才是,既然和男人进了酒店难道不应该愉快的欢度春宵吗?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
“麻衣样?我不是……”
“你不需要向我解释,西野さん和什么人做什么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也是呢,我和白石さん永远是两条平行线,就算因为视觉误差导致看起来相交了,只要揉一揉眼睛再仔细看一看,两条线终究还是在各自的路线上延伸着”

白石红了双眼,终于转过身正视西野,发现对方先一步已经湿了面颊,白石愣了一下,将方才未说出口的狠话尽数吞回腹中,沉默了几秒后只能无奈地控诉。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可我从来都没想过和你做朋友!”
“对不起……是我自作多……唔”

白石未完的话语被堵了回去,她瞪大了双眼,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唇上柔软的触感,西野的泪水也随之流了进去,带着一丝苦涩和咸味。

等心脏反应过来之后剧烈跳动时,西野的唇已经离开了,白石潜意识里感觉到些许不舍和空虚。

“朋友之间是不会做这些事情的吧,可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想对你做的,甚至还想做更多!我也曾试着去成为你的一个普通朋友,但是对不起,在看到你和生田又重新在一起时,我就知道,我做不到。”

“我…你…”

白石困扰的模样让西野刚才因为鼓起勇气吻上去而炽热的心渐渐地凉了下来,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扯出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过于凄凉,紧紧揪着白石的心脏,疼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导致白石在大脑恢复运转之前,手已经先反射性地动了起来。

本就已经胶着的空气瞬间凝固,回过神来白石的手正捏着西野的脸。

是白石先一步反应过来,她迅速松开了西野。

西野低下头,手拂上刚才白石捏着的地方,有一点点疼,但更多的是痒,一直痒到了心底。

车内灯光再昏暗也藏不住两人此刻通红的脸,两人都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白石想要解释自己失礼的举动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气氛再次陷入了僵局。

“为什么……”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做出一些令人误会的举动……”
“对不起……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不要再摆出这样难看的笑容了,我会心疼”
“白石麻衣,你对谁都可以这样温柔吗?我真的很羡慕生田。我和你的关系永远都不可能是朋友,刚刚那个吻就当做是给我留下的最后的念想吧,至少请你不要讨厌我,谢谢你……再见”

西野拉开车门,下了车,白石想要去挽留的手悬在空中,终究还是没有伸出去。

7.
西野已经三天没有来上班了,白石每天都假装不经意路过西野的办公室,看着空荡荡的办公桌,第二次深刻体会到了失去。

白石想起来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之前见过的山田,她去质问山田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迫于白石的压力,山田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山田找到西野,对西野说撞见了白石和生田的约会,还偷偷拍下了照片,只要有这个照片白石就和总经理位置无缘,甚至可能离开公司,毕竟同性恋传出去名声可不好听。山田提出要求让西野陪他一晚上,就把照片交给西野处置,最后却被西野摆了一道,被下了安眠药,照片也被西野拿走了。

白石没忍住给了山田一拳,她当然相信西野不可能是为了当上总经理才去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拿这个照片,西野肯定是为了自己,仔细回想起来这几年围在自己周围的那些臭男人其实也都是西野挡下的,越是这么想白石就越是心疼,西野究竟在私下里为自己做了多少事,而自己却连心中最真实的感情都不愿意去承认。


西野这三天完全没有胃口,一想到自己之后可能再也见不到白石了,胃部就会剧烈疼痛,还有些想吐,干呕了一阵发现实在是吐不出任何东西。

她又后悔了,在面对白石的时候她总是在后悔,后悔着当初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接近她,后悔着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放弃她,最后变成后悔着自己为什么要告诉她,把这份感情藏好的话至少她们现在还能是朋友。

想着想着泪水又不争气地流出来,都说西野七濑是水做的,又爱出汗又爱哭。她把自己埋在沙发里,蜷缩成一团,晚上电灯也不开,就这么在黑暗中静静地哭着。

“叮咚”
门铃响了,可是现在的西野不想见任何人,她当做没有听见,拿起抱枕捂住耳朵。

“叮咚叮咚叮咚……”
门外的人疯狂按着门铃,邻居家都出来抱怨,西野迫不得已还是开了门。

一个人影扑进了黑暗中西野的怀里,带着一身的酒气,西野心下一惊但是很快她就嗅出酒味中掺杂的那股熟悉的味道,心也安了下来。

“七濑你怎么不开灯呀,好黑~”

西野无奈拖着这个大型挂件去开了电灯,白石看起来喝了很多酒,明明是个酒量很差的人。

白石的到来无疑是令西野惊喜的,但是她不敢多想,看到白石醉醺醺的样子更多的是担忧。

“麻衣你为什么喝那么多酒?我去给你准备点醒酒的东西……”

白石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西野傻笑,手一直抓着不放,忽然又皱起眉头,两只手胡乱擦着西野的脸。
“七濑你为什么又哭了,是不是一个叫白石麻衣的坏人又欺负你了,你放心,我帮你打她!”
她又开始傻傻地打着自己,西野看着这个人又好气又好笑,抓住她的手让她不要再打自己了,然后哄小孩一样地哄着她坐在这里别动。

可是喝醉酒的白三岁完全不听,手就一直抓着西野不放,西野放弃了挣扎,就任凭她这么抓着自己。可是白石还嫌不够,她用力抱紧西野,力气大的有些让西野喘不过气。

“七濑你…不要生气的好不好…我们不做朋友了…不做朋友了……你不要离开我……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你喝醉了”
西野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去相信一个喝醉酒的人说的话,但是心还是止不住的疯狂跳动。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那生田桑怎么办,她还在等你……”
“我跟她说过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喜欢的是你”
松开了怀抱,白石看着西野,神情认真得不像是喝醉酒的人。

西野又忍不住想哭,就算是醉话,哪怕这是梦都是一个值得回味一辈子的美梦。

也许是上天可怜她,让白石今晚来送她最后一场梦吧,既然是梦,又何必再去细想真实与否呢。

西野吻上白石的唇,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回应,她们的小舌在彼此的口腔内缠绕,而后白石夺得了主动权,西野被吻得有些缺氧,白石适时放过了她,可是手下动作却没有停,她伸进西野单薄的睡衣里,因为在家没有穿内衣让白石轻易地握住了酥胸,她调皮地逗弄着那两点,西野没有忍住突如其来的刺激,呻吟声进一步撞击着白石浑浊的大脑,她的手慢慢往下,就在碰到内裤的时候,被西野推开了。

白石不解地望着西野,表情还有些受伤,像是被遗弃的小狗。西野红着脸别过头去,小声说了一句“去床上”

白石心领神会,抱着西野就往卧室跑。


早晨醒来时,白石已经不在身边,西野一度以为自己做了场春梦,可是腰上的酸疼是真实的。她就这样什么都没穿地坐在床上走着神,这一幕在门口的白石眼里简直是引诱,她清咳一声,既掩饰自己也是提醒床上的人。

西野回过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人,她穿着自己做的豆一样围裙,长发束起,看着自己的眼神温柔地像要滴出水。

西野鼻头一酸,“麻衣……?我是不是还在做梦?”

白石有些心疼,她走到西野床边,又轻轻的捏了一下西野的脸,最后覆上了她的唇,啄吻了一下。

“不是梦,我们都是真实的,原谅我昨天喝了酒才敢说出真心话,你也许不敢相信昨天的我,那么今天我清醒地再说一遍,西野七濑,我喜欢你,请你做我的女朋友。”

“我…我也喜欢你,我其实喜欢了你十几年,我真的很高兴,就算让我下一秒就死去我也愿意……”
“瞎说什么呢,你和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你得先起床洗漱,然后品尝女朋友给你做的爱心早餐!”


乃木坂公司今天很迷,白石经理给自己和西野部门的人每个人都送了蛋糕,并且已经腻在西野经理的办公室里30分钟了,甚至听说还向上级请示了合并两个办公室。

这下所有人都懵逼了,莫非,白石经理恋爱的对象是……?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