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养成番外

生日贺文,祝鸟儿20岁生日快乐~

还好爆肝赶上了,中途开始放飞自我……灵感来自群友,顺手再宣传一下可怜的白鸟群,783454550。

感觉这是有史以来最ooc的一次了,不适请及时关闭!

——————————————————————
1.
飞鸟今年就要20岁了,尽管没有成长在一个普通的环境下,好歹是平安地迎来了成人式。

即将成年的飞鸟有个烦恼,那个将自己养大的人至今还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来看待,在心底埋藏了近20年的秘密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说出口,为此飞鸟特地在不知名的网站上发表了帖子求助,标题是“如何能推倒将自己养大的女人”。

帖子发出的数分钟内楼层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增长,飞鸟耐心地爬着楼,但大部分都是求详情的,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建议。

耐着性子把一些关键问题回答了,结果帖子变得更火了,甚至冒出了一票的cp狗,连同人都出现了,某些质量还挺高。

磕着自己同人的飞鸟完全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私信,上面仅有一句话“我能帮你得到想要的”

将信将疑地回复了,对面却已读不回,时间久了飞鸟也忘了这件事。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20岁生日前一天了,网上的帖子虽然多,实用的方法却屈指可数,而且普通的方法对白石根本不起作用。什么下药啦下药啦下药啦,白石是普通人也就算了,她可是正宗活了百来年的魔女,人类的药怎么可能对她有效,如果白石知道这几年她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喝下去的奇怪的药的种类,她可能会当场气到升天。

飞鸟很惆怅,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独自叹着气,教授讲的内容完全听不进去。

“呐,你是白石家的小飞鸟吧”

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个人,很可爱的女生,清爽的短发看上去手感就很好,外表十分温柔可亲人畜无害,但是作为在魔女身边长大的孩子,直觉告诉飞鸟她不是普通人类。

“你是谁?”

看着飞鸟突然拉起的虚拟警戒线,那人面上的笑容更甚。

“我看到你在网上的帖子了”
“!?”

如果说刚才是拉起的警戒线,那么现在飞鸟心中已经响起一级警报,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儿,瞪着对方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哈哈哈,你和她一样有趣。你放心,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来实现你的愿望”
“什么意思?啊,难道那个私信……?”
“是我呀~你应该猜到了,我和白石一样也是魔女,我这里有一瓶好东西,一定能实现你的愿望”
“你到底想干嘛?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万一你要害しーちゃん……”
“嗯?你叫她什么?原来如此,你是娜娜敏的……哼~好像越来越有趣了……药我就放这了,信不信由你。当魔女很无聊的,活的久了就想搞点有趣事情,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回过神来对方已经不见了,愣神地看着手中发着紫光可疑的药水,脑内生成无数疑问。突然下课铃声响了,教室骚动了起来,心虚的飞鸟同学把药水塞进包里跑出了教室。

2.
白石女士最近很郁闷,快要成年的养女的状态十分反常。

在白石眼里,自家的小飞鸟是越长越可爱了,一眨眼都到了人类世界成人的年纪了,上次跟松村抱怨了一下,对方无所谓地说了一句“小飞鸟早就到了恋爱的年纪了,可能是恋爱了吧”

那一瞬间,白石终于体会到了世间所谓笨蛋父母的心情,秉持着不能让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的心思,白石几次想找飞鸟谈心,被对方带着一脸灿烂笑容夸了一通“しーさん真可爱啊,就算看了20年,还是越看越可爱”,把白石夸得不好意思了,想问的话也都堵了回去。

就这样忐忑不安地到了生日前一天,飞鸟今天从学校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里,白石敲了好几回门,得到的也只是“没事,我很好”之类的敷衍回应,房门也不曾被打开。

不会是告白被拒绝了吧?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拒绝可爱小飞鸟的告白?这不科学也不魔法。白石老母亲今天也是操碎了心。

到了晚餐时间,飞鸟终于从房间里出来,看着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和中间那个巨大蛋糕,心情十分复杂。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自己果然还是不想只被她当成女儿看待。学校里遇见的那个魔女虽然可疑,但是她应该是不会做伤害白石的事情,从她提起白石时那直达眼底的笑容就能明白。

那么问题就是怎样让白石喝下这瓶药水。

“しーちゃん!”
“怎么了!?啊,飞鸟你终于出来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连我都不能说吗?”
“我……其实我……我只是想在20岁和你好好喝一杯!”
“嗯?就这样?可以啊,正好上次我自己制作的酒还有剩,好不容易才从みさ手里抢回来的,我自己都没尝过呢,我去拿吧”
“等等!我去拿吧!在地下的酒窖对吧”
“唉?你找得到吗?还是我去……”
“不用了!しーちゃん你坐好!我去拿就好了”

不明所以的白石被按回了座位,飞鸟已经跑了出去。

酒窖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白石本人虽然不是很能喝,但是她非常喜欢用炼金术做酒,那味道不是人界的酒能比拟的。白石的损友大酒鬼卫藤美彩对此赞不绝口,隔三差五就要来顺几瓶回去。

不过本来目的也不是喝酒,随便拿一瓶就好了,这么想着飞鸟拿了瓶放在最中央的,那瓶看起来和周围的不同,特地被放在了台座上。

回厨房拿了两个高脚杯各倒了一点进去,然后在其中一杯里加了点可疑药水,端了过去,颤颤巍巍地把加了东西的那杯放在白石的面前。

“去的有点久啊,是不是不太好找?嗯?好像颜色有点奇怪啊……”
“啊啊啊,我我随便拿了一瓶,可、可能是拿错了。不要在意这种小事了,我们来干杯!”
“唉?可是还没到12点哦,等等你慢点喝……”
“哎嘿嘿,差几小时没关系啦,我已经喝了,しーちゃん快点啦,说好的陪我喝的~”
“真拿你没办法”

心中还有一些违和感,但是飞鸟很久没有向自己撒娇了,白石嗔怪地看了飞鸟一眼,还是喝了下去。

“咚”
喝下去的瞬间,白石一头倒在了桌上。

“しーちゃん!”
飞鸟慌了神,不会真的是毒药吧。

就在她快要急得哭出来的时候,倒下的人口中突然呓语起来。

“阿羞……可爱……”

好像只是醉倒了……?

“真是的,不要吓我啊……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差”
“阿羞……不要喜欢上别人……不要离开我……”
“…………”
“我喜欢的只有你啊,笨蛋……”

3.
飞鸟是被冻醒的,反应了几秒钟才发现没有睡在自己的床上。昨晚上帮喝醉酒的白石整理洗漱费了好大的劲,等把人搬到床上时,飞鸟也已经累的动弹不了,就这么在白石床上睡了过去。

结果那瓶药到底有什么效果?

“啊啾”
身上的被子全被抢了去,夏日的空调对于没盖被子的人来说确实是冷了点。起身看着身旁鼓起的一团被窝,好像有哪里不对。

试探性地拉了一下被子,鼓起的被子晃动了一下缩得更紧了。

难道喝醉酒的影响持续到现在?

总之不能让被子里的人闷坏了,飞鸟也认真地和对方抢起了被子。只是稍微用了点力就掀开了整个被子,缩成一小团的人儿发出了不满的呜咽,飞鸟却整个人都惊呆了。

“唔,阿羞早上好”
面前坐着一只小萝莉,睡衣像裙子一样软趴趴地搭在身上,领口还滑下来了一大片,露出又嫩又雪白的肌肤……相似的眉眼和嘴唇上方标志性的美人痣昭示了主人的身份,本人好像还未发现自己身体出现的变化。

“阿羞你怎么了?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做早餐”
“しー、しーちゃん?”
“嗯?”

刚睡醒导致白石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说话也带着鼻音,并且奶声奶气的,杀伤力有点大然本人不自知。

揉着眼睛准备下床做早餐的人小脚丫晃了半天都踩不到地板,最后跌下了床。飞鸟没有拉住,捂着脸不忍心看对方的惨状。

“哎!?等等!?为什么我的身体那么小???亲、爱、的、小、飞、鸟?”
“不不不,现在是しーちゃん你更小吧噗”
“飞鸟!你最好老实交代!”

过于稚嫩的小脸再怎么凶也无法震慑到人,白石气得直跺脚,突然间好似想起了什么,白石露出了危险的笑容。

“虽然身体变小了,魔力好像还留着呢,你书房里那些书……”
“别!白石大人对不起!我说!”

白石现在的体格大概是人类的6、7岁时候的样子,对突然变小的身体还不适应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睡衣长长的拖到地上还被拌了一跤。飞鸟跟在后面努力憋着笑,终究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白石大概这辈子都没有那么屈辱过,由于身体不方便,就用魔法随意做了些食物,她故意只做了自己的那份早餐,跳上自己的专座,由于踩不到地面两只小脚丫只能不停晃动。

飞鸟跟着坐下后摸了摸自己抗议中的肚子,感觉白石人变小了,也更幼稚了。

“しーちゃん~我饿了~”
无视
“ねえ~しーちゃん~阿羞真的饿了~”
无视
“阿羞知道错了……阿羞吃完就说还不行嘛……”
“唉……”

重重地叹了口气,还是心软了,小手一挥做出了一份新的早餐。

飞鸟插起一块煎蛋,举到了白石面前。
“しーちゃん~啊~”
“?”
“喂你吃~小时候你不是一直喂我吃早餐的吗?”
“……”

这顿早餐是白石吃得最艰难的一顿了,拗不过飞鸟的撒娇被喂食了好几口,作为交换飞鸟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不过省去了一些感情部分。

“原来如此。我大概知道是谁干的了。”

话音刚落,白石家的门铃便响了。

“罪魁祸首来了……”

4.
飞鸟打开门,门外站着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都是白石的损友,那个给自己药水的人也跟在最后,笑弯了眉眼,露出标志性的大白牙。

松村,秋元和卫藤无视飞鸟,已经抢先冲进了客厅。
“你!你们认识?”
“嘛~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一个人来也不好玩,就叫了大家一起来看热闹~昨天晚上过得开心吗~”
“你还敢提……”

“呀!这孩子太可爱了!”
“孩子?”

两人走进客厅的时候,三个女人正抢着抱小白石。

“…………你们一个晚上连孩子都造出来了?”
“怎么可能?!”

“西野七濑!!!果然是你干的!”
小白石挣脱三个女人的魔爪,叉着腰仰视着西野,当然毫无威慑力。

“噗,白石前辈?哈哈哈对不起让我先笑一会噗哈哈哈”

一团火球飞了过去,烧掉了西野几根可怜的发丝。西野收敛了笑容,眼神变得锐利起来,顺便冻掉了桌上的牛奶。

飞鸟的野性直觉告诉她有危险,回头看了一眼三人,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似乎没有一个人想要上去劝。

“前辈好不容易变得那么可爱,就不要做危险的事情了吧”
“几十年不见你还是一样性格恶劣,我劝你最好把解药交出来”
“没有解药”
“啊?下一次烧的就不止是头发了,娜酱”
“虽然很想试一试,不过这次我是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给小飞鸟的药水本来的效果……不应该是这样的”

西野不怀好意地抬眼看了一下飞鸟,对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慌了起来。

“?”
“对啊,我们今天本来是想看麻衣样有没有被吃干抹净了”
“??”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我把药水混进了しーちゃん做的酒里了,会不会是和酒里的成分融合了……”
“嗯……有这个可能……毕竟我炼酒的时候也会放一些魔药材。那本来药水的解除方式总归有吧?”
“本来也没有什么解药啊~只要小飞鸟做点爱做的事,自然药效就过去了~”
“???”

这下在场的人都盯着飞鸟,四个不怀好意,一个茫然求解答,气氛陷入了僵局。飞鸟的小脸红得像要滴血。

“总之!是你做的药水,你得负起责任帮我做出解药!”
“好吧好吧,我对于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很感兴趣,这对我以后炼出更多有趣的药肯定很有帮助~”
“还有你们几个,看戏看够了就去帮她一起炼药!”
“哎~麻衣样就这样更可爱啊~”
“沙友理你以后别来我这蹭饭,美彩你别来我这顺酒,至于真夏……后果你懂的”
“是!白石大人!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5.
“好了,小飞鸟,麻烦的人都走了,我们来好好算算账吧”
“しーちゃん……今天是我的生日……”
“也是,看在你生日的份上你那些书我就留着吧。至于你……”

看来今天是跑不掉了……しーちゃん真的生气了……

“阿羞~”
飞鸟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中尽是不好的预感。
“しー、しーちゃん,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总之态度要诚恳,事已至此只能祈求宽大处理了。

“什么都听我的?”
“额……”
“那我们现在去游乐园吧。”
“哈?”
这药是把人的心智也变成小孩子了吗……?

“我想了想,反正都已经变成小孩子了,不如趁机做一些小孩子才能做的事情,拜托你带我去了,阿羞姐姐~”
“……一定要去吗?”

6.
结果飞鸟还是被威逼利诱着来了……她想这肯定是之前嘲笑白石的报复。

小白石穿着从家中翻出来的飞鸟小时候的裙子,小手拉着飞鸟在游乐园里东奔西跑,事实上整座游乐园中白石能够玩的项目是少之又少,她一不敢坐云霄飞车二不敢进鬼屋,只能拉着飞鸟玩一些真·儿童设施,对于现在的白石来说很正常,但对于已经20岁的飞鸟来说,确实有些幼稚了。只不过某人嘴上说着拒绝,脸上的笑容还是出卖了主人内心真实的想法。

这已经第三次被白石拉着坐旋转木马了,再怎么说飞鸟也是有着dark的人设,本人觉得自己和这种可爱的小女生玩的东西实在格格不入,她忍着羞耻陪着白石坐了两次,实在是没脸再坐第三次了。试图向白石哀求放过,意外的得到了同意。

“不过……你要陪我去那里面”

白石小手指的方向是园内最大的建筑,门口牌匾上4个带血效果的字——恐怖病院。

飞鸟不可置信地看着白石,先不说飞鸟本人对这种东西不擅长,白石可是怕到哭的人啊。年幼时曾被白石带来这里玩过,当时自己好奇想进去看看,白石拼命阻止,最后居然当场哭着土下座害得周围人的视线都集中过来,那是幼小的飞鸟第一次体会到羞愧的感觉。

“しーちゃん……你、你不要想不开啊……”
“我、我没有想不开,没、没在怕的!”

不不不,你声音都不对了而且全身都在抖啊!

“阿、阿羞!我、我们走!”

白石小脸都皱在一起,拼命忍住不哭,颤抖地拉着飞鸟,向鬼屋挪去。

飞鸟突然很好奇白石到底想干嘛,抖s魂猝不及防燃起,反握紧白石,快速走了进去。

“等等?!阿羞你不要跑那么快!啊啊啊啊啊!”

结果白石还是被吓到中途放弃,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原本想逗逗她的飞鸟不免也有些心疼起来,她抱起白石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她的背,试图安慰这个泣不成声的小大人。

就这样抱了许久,怀中的人终于平稳了情绪,飞鸟把她放在长凳上,又跑去买了两个冰淇淋,一大一小就在长凳上静静地舔着,偶尔有路人驻足打量这两位长得过于精致的“姐妹”。

“阿羞,你还记得我们曾经来过这里吗?”
“哼哼,当然记得,那时候你也因为鬼屋哭的可丢人了,还要一个我小孩子去安慰你”
“你今天开心吗?”
“嗯……还好吧~”
“其实你不用那么急着长大的,不如说我其实不希望你那么快长大……不知不觉你都成年了……”
“为什么?在你眼里我就一直单纯是你的养女吗?可我不想……”
还未说完的话语被小手指堵了回去,飞鸟眼神暗了下来。
“阿羞,我是个胆小的人,你看无论过了多久,我连进个鬼屋都会吓到哭。对不起,但是只有这点我可以确定,你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最后再陪我坐一次摩天轮吧”
“可你不是恐高……”

白石的笑容里透露着飞鸟读不懂的东西,回过神来两人已经坐上摩天轮。

白石坐在飞鸟的旁边,她紧紧抱住身边人的手臂,努力不去在意外面的景色。

当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外面绽放出了一朵朵绚烂的烟花,飞鸟看的愣了神,身旁白石松了一口气。

“阿羞,生日快乐”
“しーちゃん?”
“啊~变成这样还是有好处的,本来我还在愁怎么把你骗过来玩~”
“你是笨蛋吗……?这是什么老土的生日礼物,一点也不浪漫好不好……”
“唉?真的假的,我看电视剧里演的很感人啊?”
“就叫你少看点那种没营养的肥皂剧了,跟着我多看点哲学的书吧”
“真不可爱啊你”
“自然是没有你可爱”

7.
回到家的两人洗漱完毕后都累瘫在了床上,可是白石虽然身体累,精神还是很好,吵嚷着要听飞鸟念故事。

飞鸟累的眼皮都打架了,如果知道会变成这样打死她也不会让白石喝下那瓶药。

飞鸟忍住困意,从自己书房抽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书,躺回床上给白石念了起来。

“…………”
“算了阿羞,你不要念了,我们还是睡吧”

8.
第二天早晨,飞鸟迎来了她迟到的生日礼物——不着寸缕的,变回原样的,白石麻衣。

或许魔女终究还是逃脱不了被自己养女吃干抹净的命运。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