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白石麻衣攻略(2)

mv……还行吧,相爱相杀嘛
惯例ooc警告,不喜请及时关闭
——————————————————————

2.
一路上气氛都十分尴尬,白石绞尽脑汁找寻的话题每次都因西野的“恩哦”而终结,白石发现自己跟她可能天生不对盘,明明和其他人就能很快聊起来,一碰上西野就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无论怎么使劲她都会自己恢复原样。后半路程白石索性放弃挣扎,打开收音机,专心开车了。

可白石没发现西野不停搅动的手指,那些在她耳中敷衍的回应都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西野不是故意让气氛变得尴尬,她只是太紧张了,以至于专注于听白石的声音都大脑空白,只能下意识去回应,等反应过来时,车内已经只剩下收音机的声音。

白石在心中后悔着自己的邀请,西野在心中斥责着自己的不争气,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两人的心情都十分复杂了。

将西野送到公寓门口时白石才恍然发现这里距离自己家仅隔了两条街。

“那个……今天真的谢谢你,白石经理要不要上去喝杯茶再走?”
“唉?啊……不不了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先回去了,晚安”
冠冕堂皇的理由,然而对大都市来说,9点又怎能算晚,况且只是喝杯茶又能耽误多久。

“胆小鬼……”
西野看着车离去的街道,嘟囔的话语消失在了夜幕之下,说那个急着离开的人,也是在说自己。

第二天早晨,她们还是那个白石和西野,仿佛昨天的事情未曾发生,她们处处都像是在针锋相对,就比如早上开会,两人又大“吵”了一架,不过这次的项目却少见的落入西野的手中。

有人说白石也许是被抢男朋友抢怕了,把项目让给西野,有意在向她示好,被白石部门的人听见了,她们都为自己经理打抱不平,于是就有个白石的小迷妹,在白石进茶水间倒咖啡时,义愤填膺地问了出口。
“经理!您为什么要把这次的项目让给西野经理啊,您明明为这个企划付出了很多心血啊!”

正在想着昨晚的事的白石被突如其来的小同事吓了一跳,手抖了一下,幸好咖啡没有洒出来。
“让?我哪里让着她了?这次她的企划案确实比我写的好,我废了很大心血,她也不是随便就做出来的,人家每天加班到最后才回家,你们一个个到点就跑还好意思说。”
小迷妹说不出话了,一是被白石噎住了,二是白石的神色过于温柔,她本人没有发现,可却晃了小迷妹的眼。

端着咖啡打开茶水间,好巧不巧得就碰到愣在门口的西野,白石心中暗暗叫苦,刚才还在里面议论她,谁知道人家就站在门口,怕不是都听见了,怎么每次见到她都那么尴尬。

“我……”
白石正准备开口解释,西野却突然流下了泪,白石吓得呼吸都快停止了,西野发现自己的失态,捂着脸跑进了卫生间。

身体比心更诚实,回过神来白石已经守在了卫生间门口,听着西野在隔间里啜泣的声音,心口像被揪住了一样疼,突然回想起上一次西野在众人面前失态,也是因为自己。


那是高中文化祭演艺部排舞台剧,不巧演主角白雪公主的同学体育课崴了脚,演艺部临时抓来了白石去代演,理由只是白石皮肤白长得好看非常适合白雪公主。

白石一开始是拒绝的,她没演过戏,而且听说西野演皇后,也就是说整部剧除了小矮人她和西野一起的戏最多,一想到这里就下意识地想要退缩。不过最后经不住好友们的再三请求,心软的白石终还是点了头。

排练的时候对上西野的眼睛,白石在心中开着小差,为什么会让她演那恶毒的皇后呢,明明她才是最适合演公主的呀,而且她递过毒苹果时表情如此虔诚,白雪公主也许不是因为苹果诱人才甘愿咬下去的,她一定只是想看到面前人的笑容吧。

她第7次在吃毒苹果这段卡壳了。

部员们都犯了愁,白石在演技上也算是颇有天赋,有了朋友们的指导加上本人的努力,演的也算是像模像样,就是这段怎么也过不去。

西野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一定是自己演的不够好,白石才会频繁出戏,于是她每日午休拒绝了好友们的邀请,独自一人在学校花园中自主练习,放学回家后还逼着自己哥哥陪着对戏,被迫演公主的西野哥哥非常郁闷,那几天连游戏都不能好好打了。

转眼到了演出当日,观众大多数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主角白雪公主身上,几乎人人都在谈论她的美貌,西野听着台下的议论,躲在幕布边上看着舞台上的人。是啊,她真的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人,我喜欢的人。

演剧很成功,甚至有几个星探向白石递去了名片。新闻部也闻讯赶来采访,他们笑着对白石说了许多夸赞的话语,并央求着拍下了几张照片,采访的时候她红着脸一个劲的说着自己没那么厉害,都是演剧部大家的功劳,西野则在一旁笑着倾听。

“西野也演的非常好啊,你们看她外表那么温顺可爱,却能把一个恶毒的皇后完美的演绎出来,我还看到她每天中午都在花园里一个人排练,她那么认真刻苦,你们也去采访一下她嘛”

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西野,西野愣了,那愣怔的表情不知为何突然泛起了泪花。那时候白石也是吓到呼吸都快停止了,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说错话了,西野哭的她心都快碎了,她下意识想冲上去关心,边上饰演王子的高山却抢先一步上前安慰,是啊,公主身边自然有王子的保护。在白石犹豫的几秒内西野被团团围住了,而白石只能站在人群外围,听着她哽咽的话语,再也没有向前一步,也许从那天起,白石就彻底放弃了去接近西野的想法。


回过神来,西野已经从隔间出来,泛红的眼角使西野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在背后说你的”
“我没有为这个哭”
“啊?那是为什么?”
“没事,我只是隐形眼镜错位了”
“啊!难道是我昨天多管闲事害你分手?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原来真的喜欢他,我看他想对你动粗我没忍住,你不要为了那种男人哭了……”
“你!!!笨蛋!!!”

白石第一次听见西野七濑居然能那么大声说话,这下白石再迟钝也能感受到西野生气了,她还想解释什么,可是西野踩着高跟鞋,故意在白石脚上拧了拧,走出了卫生间。
然后就有了“白石西野卫生间撕逼,白石麻衣在卫生间哀嚎疑似处于下风”的传闻。

西野七濑想,她为什么会盼着一块白痴石头能开窍呢。

—————————————————————
关于七仔两次哭的原因,其实差不多啦,请自行理解叭,毕竟我们七仔是小哭包嘛😌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