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硬い殻のように抱きしめたい(十)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篇马上就要完结了(
惯例ooc警告~
——————————————————————
10.
齋藤飞鸟消失了。

那晚过后,齋藤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如既往地扮演着她的“好妹妹”。

生田直到要出发回德国前才想起要回白石家打声招呼拿行李,白石已经没有精力过问生田与西野的事。生田察觉到两人微妙的气氛,几次欲言,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齋藤的态度让白石非常不安,可是她没有勇气去回应齋藤那份不同寻常的感情,最终还是选择了逃避。

齋藤很顺利地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放榜那天白石特地请了假为她准备了一大桌爱吃的菜,她笑嘻嘻地吃掉了许多,还不停说麻衣姐姐做饭真好吃,让白石以为她们回到了过去,于是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头。

白石的手触碰到齋藤头发时,她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瞬,然后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白石有些尴尬,兀自开了瓶红酒说要庆祝,然后笑了笑想到小朋友还未成年,便自己喝了起来,她忘了自己酒量是多差劲,最后还是麻烦了她的小朋友帮她洗漱,把她拖上了床。

白石做了个梦,梦到齋藤俊之还活着,她笑着走过去牵他的手,还是那么的温暖。远处有个小女孩静静地看着他们,随后转身离开了,白石看不真切,她潜意识觉得这个小女孩对她来说很重要,她想挣开牵着的手去追那个小女孩,可是梦里的齋藤俊之却怎么也不肯放开。

她非常着急,朝着女孩的背影大喊“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放开我,俊之!”

白石的梦话一字一句地落在了齋藤的耳朵里,她挣开了白石紧抓着的手,在白石额上留下了一个吻,眼泪滴落在了白石的脸上,顺着脸颊滑进枕头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石早晨起来发现家里安静地过分,走进齋藤的房间,一切都被收拾地整整齐齐,衣橱里少了几件衣服,床头柜上的三人合照多了一道裂痕。

这样也好,白石想,她大概去了桥本家,她们是应分开一段时间让彼此都冷静一下。

春假结束了,齋藤即将开学,白石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齋藤,她恍然意识到了什么,发疯般地开始找人。

她在学校门口堵到了桥本,对方却回答说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齋藤,并且开始反质问起了事情经过。白石松开桥本,嘴里不停念叨着不可能,魂不守舍地转身准备离开。

桥本叫住了她,说“那孩子是真心的,如果你不能回应她,就不要把她继续绑在自己身边了。”

白石停下了脚步,最终没有理会桥本,叫下辆出租车走了。她跑遍了所有认识的齋藤家亲戚,没有一个人知道齋藤去了哪里。

最后去了齋藤考上的大学,却被告知齋藤已经交了学费但是从未来上过课。白石不死心,她问到了齋藤的课表,只要时间允许就会来大学等待,可齋藤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真的没有再出现过一次。

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工作,朋友们都很担心白石,偶尔会叫她出来聚会安慰她,她也只是用那自以为毫无破绽其实漏洞百出的笑容告诉别人,她没事。

只是心里缺了一块,被梦里的那个女孩带走了。


离开白石是早就计划好的,瞒着白石私底下打了几份零工,在毕业时已存下了不小的数字。她用这笔钱为自己交了学费,租下了一间离白石家很远的公寓,打定了主意独自生活下去。

可是生活没有想象中的容易,小时候至少有哥哥的庇护,哥哥死后还能得到白石的照顾,自己一个人时发现存款用的比想象中要快,无奈之下只能出门找工作,在路上被一个自称星探的人拦了下来。

反正自己已经无依无靠走投无路了,不如就赌一把吧,而且真的成为模特的话,或许……

齋藤逼迫自己停止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受邀去了附近的咖啡店详谈,最后留下了联系方式。


转眼到了夏天,齋藤离开已经过了将近半年,白石一天天地消瘦,模特的工作也暂时休业,她住进了齋藤的房间,起初还能安慰自己感受着齋藤残留下的气味入睡,久而久之发展成了现在只能依靠着药物才能强制入睡。

西野经常来看望白石,为她做饭,照顾她起居,可是白石像是丢失了感情的木偶,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西野忍无可忍,硬是拖着她去看医生,心理医生诊断白石患有轻度的抑郁症,西野捂着脸小声啜泣了起来,白石坐在那依然无动于衷。

医生开的药西野叮嘱白石一定要按时服用,看着她吃完,西野才放心地回去。门一关上,白石就冲去卫生间把刚才的药全数呕了出去,这是给予她的惩罚,她得受着,这样才能让自己刻骨铭心。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