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硬い殻のように抱きしめたい(十一)

心疼西野七,我要改cp(x
——————————————————————
11.
西野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将要与她合作拍摄新一期杂志的人,她气红了双眼,恶狠狠地瞪着齋藤。

齋藤视若无睹,伸出手说了句请多指教。

西野拍开了她的手,齋藤也不以为意,乖巧地又去和其他工作人员打招呼。

其他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都开始了小声议论,经纪人担心地安抚着自家平时温顺的小模特,生怕她惹出什么事端。

良好的职业素养迫使西野完成了这次的拍摄,结束后她强硬地拉着齋藤离开了现场。

“你在干什么!?你不知道她在找你吗!?”
“对不起,西野さん,我不懂你的意思,我们好像第一次见面”
“不要装傻了!你知不知道她因为你……!”
“西野さん!我们真的不熟,而且我不在的话,对你而言不是应该更方便吗?”
“你!好……好……你是这么想的吗?那请你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说完了吗?我接下来还有工作,我先走了”
“…………”

不值得啊……麻衣……


白石虽然精神状态不好,但是她每天都会去齋藤的大学,一待就是一天。看着大学里结伴上课的女大学生们,想象着齋藤上学的样子,她本来也可以像她们一样正常地上学,正常地欢笑,果然……还是为了躲着自己吧……也许一开始就不应该把齋藤接到自己身边,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何况再给她一次机会,白石麻衣也还是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呐呐,你知道最近新出的杂志吗!封面的那孩子好可爱啊!脸超小的!”
“我知道!好像叫齋藤飞鸟吧,真好啊,我也想要她那么小的脸蛋~”
“你们说的杂志叫什么名字!?”

白石突然冲上去吓了两个女生一跳,她们颤颤巍巍地道出杂志名后,白石就跑出了学校,急急忙忙找了最近的一家便利店,正好看到了那最后一本杂志。

封面上的齋藤一改往日的清纯,画着精致的妆容,但依然是她飞鸟。

泪滴落在书上,这半年来她一直隐忍着不曾落下一滴眼泪,此刻轻松瓦解,抱着杂志跪坐在地,失声痛哭。

西野接到消息的时候白石已经哭累了抱着杂志乖乖地坐在警署,是便利店店员看到白石失常的样子担心而叫来了警察。

西野向警察先生解释了白石的病情,得到了对方的理解与同情,实在不放心白石一个人,把白石接回了自己家。

一路上白石都没有放开那本杂志,西野想要拿走还遭到了白石强烈的反抗。她陪伴了半年都无动于衷的人偶,因为一本杂志而情绪波动,这让西野十分愤恨与不甘,她第一次冲着白石怒吼。

“白石麻衣你清醒一点,你因为她变成这幅鬼样子,她呢?没有你她照样过得很好!”
“我知道!我知道啊……其实真正离不开的人是我……我知道的……我只要她能过得好……”

西野终究还是于心不忍,她轻柔地将白石拥入怀中,一下又一下地顺着她有些杂乱的头发。

“对不起……七濑”

西野鼻头一酸,可还是将泪憋了回去。


齋藤很诧异西野为什么会找到自己事务所来,她永远猜不透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知道齋藤さん能不能赏脸去喝杯咖啡”
“不了吧,大家应该都挺忙的,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那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我跟麻衣在一起了”

齋藤原本笑着的脸瞬间垮了下来,表情转变为不耐甚至带着怒火。

“西野さん就是为了来说这种话的吗?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

西野将这一切表情变化都看在眼里,眼中笑意更甚。

“跟我想的一样,你果然是喜欢麻衣的,小朋友你的表情管理还不够到位哦”
“西野七濑!你到底想干嘛!?”
“是我想问你干嘛!既然喜欢又为什么要逃跑!你知不知道自从你走了她过得很不好!”
“…………不是有你吗?”
“我也想过替代你的位置,可是我尝试了,做不到,所以我想拜托你,救救麻衣吧”

自从看到西野那一刻起齋藤就无法再控制住心底的思念与不安,真正听到白石其实过得不好的时候她内心还存有一丝病态的喜悦,但是在西野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她就明白,事情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不详的预感愈发强烈。

“麻衣她……得了抑郁症……”
“你说……什么……?”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