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硬い殻のように抱きしめたい(八)

不算新文,以前发过,稍微修改了一下重发的。
太ooc了本来想坑的,有姐妹强烈要求后续,我努力一下,注意避雷(
——————————————————————
8.
休假在家的白石将家大扫除了三遍之后终于还是无事可做了,客厅里的两个小家伙又在掐架了,几次劝架失败的白石妈妈放弃挣扎,翻开line通讯录试图查找出门避难的理由。
手指不经意间滑到西野的名字,想起之前喝醉酒给对方也添了不少麻烦,正好可以邀请对方吃个饭。

『娜酱今天有空吗,上次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之前访谈说的烤肉,去吃吗?我请客 (^▽^) 』
消息一发出去立刻变成了已读,没过几秒就收到了回复。
『真的嘛!太好了!我今天没什么事,正在家打游戏,请务必让我去(๑•̀ω•́๑)』
『说定了哦,一会我把店的地址发给你,晚点见』
『期待( ⸝⸝⸝⁼̴́⌄⁼̴̀⸝⸝⸝)』

约到可爱小后辈的白石女士无视客厅里的吵闹,化了淡妆出门了。

和西野呆在一起是很舒服的,尽管基本上都是白石在说,西野只是笑着默默聆听,偶尔回上一两句,但句句都在点子上,一顿饭下来气氛也不会很尴尬,明明才相识几个月,却好像是相处了多年的好友。

就在白石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抱怨自家小孩子时,突然意识到让对方听那么久牢骚非常失礼,急忙道歉,西野也只是笑着摆摆手,道“不会啊,麻衣样说的都很有趣,我真的很羡慕齋藤小姐能有麻衣样那么好的姐姐。”
西野炙热的目光似曾相识,让白石一瞬间意识飘忽,下意识想要躲闪。所幸西野的目光没有停留太久,她从包里拿出两张票递给了白石一张。
“麻衣样这个周末有时间吗,那个…我想请你陪我一起去看场音乐剧…”
看得出来西野其实是不善社交的,但是世界上会有能够拒绝西野七濑请求的人吗?
“当然可以,一起去吧,七濑”
对方看起来没有料到自己会答应的那么爽快,反应过来后露出了镜头前都不曾见过的甜美笑容,露出一排大白牙,脸上的猫纹称得越发可爱,白石一时竟有些看呆了。


电话里人听起来真的非常可怜,桥本这个社障别说男朋友了,就是连个普通朋友都少的可怜,齋藤秉持着拯救可怜单身狗的“圣母心”,在桥本的第七个电话轰炸后才勉为其难答应陪她去看那个破音乐剧。而且正好那天白石和生田都不在家。

要是知道音乐剧的主演是生田,齋藤肯定说什么也要拒绝桥本。不过生田这家伙在家那么吵闹,歌声却是真的动听,演技也十分出色,让本来对音乐剧没有兴趣的齋藤也不禁有些沉迷其中。

结束后桥本一路上都在吹生田绘梨花,齋藤真的很想告诉她你吹的人和我住同一屋檐下我天天被她的魔音摧残,但是这样一定更麻烦,齋藤选择闭嘴。

快到家的那个路口处,路灯还是那样的昏暗,要是知道会看到这样一幕,齋藤发誓打死她今晚也不会出门,归结为人生中最悔恨的一刻也不为过。


没想到受邀来看的音乐会正好是生田的主演,开场后白石的表情比舞台灯光还要精彩,逗笑了一旁的西野。结束后向西野解释了开场失态的原因,结果被西野强烈要求想见一见生田本人,再三验证了世界上没有人能拒绝西野七濑这个定理之后,白石带着西野回了家。

离家还剩一点点距离的时候,西野突然叫住了白石,唇上传来的触感阻止了脑部的运转,大脑重新开始思考时触感已经消失。
“对不起,其实我喜欢麻衣”
“唉?你…我…那个…”
当机的大脑还未整理出个所以然,对方已经先一步哭了起来,这下思维变得更混乱了。
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安慰眼前的人,视线无意间和远处的人对上了。

昏暗的灯光下交叠的两个影子刺痛了齋藤的眼睛,揉了揉干涩的双眼,和那个人视线相对,齋藤只能飞奔着逃离。
“飞鸟!”“飞鸟!”
重叠的两个声音的主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双方都充斥着怒意,桥本先一步追了上去。
白石刚想跟上却被抓住了衣摆,西野泪眼汪汪地看着白石,像是某种乞求。
意识到自己不能把西野一个人丢在路边,白石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界。

“对不起啊娜酱,我只是把你当成妹妹看待,比起我你一定会找到更好更优秀的人。”

衣摆上的拉力渐渐减弱,西野重新开始了小声的啜泣。

白石也很想哭,她很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早点认识到西野的感情,虽然心里记挂着齋藤,白石还是选择了留下安抚西野。

“麻衣?大晚上的不回家,还在路边惹哭人家女孩子,啧啧,你真是罪孽深重的女人”
被专车接送的生田在路边看到白石,便让司机停下了车,摇下了车窗准备看好戏。

“绘梨花!你来的正好!你能帮我把娜酱送回家吗……额……刚刚我跟飞鸟有点误会,我有点担心她……”
“对不起娜酱……我……”
“没关系的,麻衣样已经好好地回答我了,给你添麻烦还让你陪我那么久,是我该说对不起……你去吧,那孩子……应该对你很重要”
“娜酱……”
“好了好了,不要磨蹭了,这位可爱的小姐由我负责了,你快点回去不要打扰我们,我今天就不回去了~”

之后生田逗弄了西野一路,并且死皮赖脸地就这么留宿西野家里,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