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硬い殻のように抱きしめたい(五)

OOC预警,慎入,以及我居然没坑(

——————————————————————

5.

那之后过了一周,齋藤也没有再回家,白石心里焦急,每日都会电话去确认安全和劝解小孩子回家,最后都不了了之。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去学校找,可毕竟现在的白石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堵学校门口等人肯定会给自己和对方都造成不小的麻烦。

这份烦躁多多少少带进了工作中,白石自诩公私分明,拍摄是顺利完成了,不过休息时间都散发出一种黑暗力场,本来外表高冷的美人,这下彻底没有人敢靠近了。

 

电影在白石女士的持续低气压中总算是平安迎来了杀青,剧组赶忙筹备了庆功宴,还准备了抽奖环节,白石中了三等奖的电饭煲,据说煮粥特别好吃的那种。

手里捧着奖品,又想起了一个礼拜没见到的变扭小孩最爱喝粥,白石女士周围的气压又低了一点,连经纪人都搞不懂自家一向好脾气的模特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表情为难地找一向与白石交好的松村求救。忙着消灭食物的人两个腮帮子被烤肉塞得鼓鼓的,一个劲的摇头,口齿不清地说着“麻一羊辣个状态窝可不敢惹”,完了还指了指边上,心不在焉小口吃着的西野,眼睛时不时瞟向白石的方向。

“让娜酱去问嘛,反正麻衣羊不可能对娜酱生气”

终于回过神的西野发现所有人的视线莫名地聚集在自己身上“哎?让我去?”

 

认命的西野乖乖的装作不经意地靠近白石,那个人已经放下手中的电饭煲,一杯杯喝着闷酒。

手中的酒杯突然被抽走,皱眉转头,瞪视的眼神吓得西野直往后缩。看清来人后表情柔和了些,想拿回酒杯却被对方倔强地阻止了。

“那个,麻衣……前辈,你少喝点,发生什么事了吗?”

“跟你没关系”

再次想夺回酒杯,对方的表情委屈得简直要哭出来,懊恼自己刚才的态度是不是太冷淡了,“额……不是这样的,我家里发生了点事情,不是什么大事,让你担心了抱歉”

“既然这样,那娜娜陪你一起喝”

“哎?啊…恩”

 

经纪人很崩溃,本来想找西野帮忙探探口风,没想到口风没探到什么,人醉地不省人事,西野为了表示歉意,跟自家经纪人打了声招呼,主动提出一起送白石回家。

 

齋藤飞鸟忍了一周,没想到白石每天真的只是打两通电话,完全没有来找自己的样子,实在气不过,再加上桥本每天的冷嘲热讽,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回家了,没想到白石却到半夜都没有回家。

门口传来钥匙的声音,以为是白石回来了,迫不及待冲去玄关开门。拿着钥匙准备开门的是见过几次的经纪人姐姐,心心念念的人在一旁醉醺醺地攀在别人身上噘着嘴索吻,被攀附的女孩满脸通红地推拒着,放齋藤眼里总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跟经纪人姐姐打了声招呼,粗暴地把人拉进门,迅速关上,整个过程丝毫不拖泥带水,经纪人都惊讶于齋藤的力气。

“阿羞,阿羞羞,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哦!”

看着抱着自己大腿傻笑的女人,齋藤很想就这样掐死她,杀人犯法,脸可以掐。把白石富有弹性的脸蛋拉到最长,恶狠狠说道“呸,想我你不会来找我吗,你这个工作狂,口是心非的女人!”

“嘿嘿”

妈妈我不想和这个喝醉的傻女人说话。

 

第二天早晨白石是在自己床上醒来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衣,还是半开的,要不是身边睡的是齋藤,白石要认真害怕自己是不是被吃干抹净了。

努力回想昨晚的事情,发现想不起一星半点,应该是喝醉了吧,小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帮我洗澡换衣服的?想到这里白石没来由的脸上有点烧,身旁的小家伙好像察觉到了动静,哼哼了一声,揉了揉眼睛,半梦半醒地看着白石。

“额……早?”

“恩,早”

“那个……我……昨天……”

“请你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了,很麻烦”

“好,好的”

“我,我去做饭!”

这个女人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啊,整个人埋进被窝里的齋藤小色鬼如此想着。

 

电影杀青的白石得到了一段时间不少的假期,齋藤的“离家出走计划”也告了一个段落,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正轨,如果没有那通越洋电话的话。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