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硬い殻のように抱きしめたい(四)

电影的拍摄进入了尾声,白石也没有之前那么忙碌了,偶尔能够提早回家和齋藤一起吃晚餐。隔了一段时间没有进行的白石家的“日常”也重新开始,白石哭笑不得,认真审视起了自己是否真的是抖M这个问题。

 

生活仿佛都回归正轨,白石心中却有一种放不下的违和感。飞鸟的表现一切正常,普通地上学,普通地等自己回家,普通地去掐自己,只是自己偶尔在吃饭时提到的和后辈的拍摄趣闻,飞鸟都显得兴趣缺缺,可她之前也对自己的话题表现冷淡,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最终白石还是把奇怪的感觉归于工作疲累产生的错觉,不再去多想。

 

直到某一天,白石久违地晚归,打开家门发现漆黑一片。

本以为齋藤已经睡下了,去房间看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人在,突然心慌了起来,翻遍了家里的每个隔间都没有看到齋藤,白石焦急地拨打了斎藤的电话,连电话里传出的嘟声听起来都令她烦躁。

终于在连续嘟了好几声后电话被接起

“喂,飞鸟你……”

“喂?”

“您是哪位?这个手机应该是齋藤飞鸟的”

“啊,您是白石小姐吧,我是飞鸟的老师桥本,飞鸟她在我家里,现在已经睡下了,我怕吵醒她就擅自接了电话”

听完后白石心里的焦躁没有平息反而更甚了,“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去把她接回来”

“不用了,飞鸟已经睡下了,我会照顾她的,请您放心”

“请您告知一下您家里的地址。”

 

“她是这么说的,你要怎么办”

“把电话给我吧”

 

“我不回去”

“飞鸟?你醒了吗?抱歉吵醒你了,我现在就去接你”

“我说了我不回去,你工作不是很忙吗,早点去休息吧,不用担心我,我在奈奈未家很好”

“你跟她很熟吗!怎么可以随便住在别人家里!”

齋藤愣了一下,自从她认识白石以来,对方从未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过话,心里浮现出了一丝异样的感情,但是很快便被压了下去,“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管,奈奈未和别人不一样!”

电话被挂断,白石盯着手机发呆,已经分不清是生气还是担心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了,再拨过去手机已经关机,白石只能放弃,完全没心情泡澡随意冲洗了一下,把自己摔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另一边的齋藤挂掉手机之后,精疲力尽般地瘫倒在桥本家沙发上,听着身边人抑制不住幸灾乐祸的笑声,狠狠地把身下的抱枕甩到桥本脸上。

“真是的,你拿我出什么气,小孩子到睡觉的时间了,明天还上课呢”

看齋藤没有去睡觉的意思,桥本无奈道,“你没告诉她我们的关系吧,故意想让她吃醋?”

“什么吃醋…她又不喜欢我…她对我只是愧疚,可是我不想要她的愧疚,但是我也资格奢望她对我有别的感情,奈奈未,我真的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知道的,飞鸟。好了快去睡觉吧,我把床都让给你了,还是说你喜欢我家的沙发?”

“谢谢你,奈奈未”

桥本摸了摸齋藤的头,目送着别扭的小孩子去睡觉。

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桥本和齋藤是青梅竹马,齋藤一家都在世时她们曾是邻居,齋藤父母出事之后便搬离了那个小镇,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桥本正好到齋藤现在的高中任职,得知了自己从小看作妹妹的孩子身上发生了那么多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事情,桥本对齋藤格外关照,这次她突然说要到自家借住,桥本理由也没问就同意了,当然,这些事情目前绝赞失眠中的白石女士暂时是不会知道了。

————————————————————

emmmmmm鸟儿提前进入了叛逆期(x)桥粑粑先来一波助攻,小可爱搞事要延期了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