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石鸟

别看了,全是坑。

硬い殻のように抱きしめたい(一)

各种ooc和私心,看不下去请及时关闭。

——————————————————————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白石麻衣刚踏进玄关就受到了齋藤飞鸟“热情”的迎接,脖子被狠狠的掐住,那个精致的小脸上还挂着微笑,满意地看着面前的人迅速涨红的白皙皮肤,当然理由是被掐住脖子而导致血液不畅通。


白石麻衣并不多做抵抗,只是艰难得挤出一丝笑容,由于说不出话只能稍微拍拍对方的手臂示意自己还拎着今天的食材希望对方能高抬贵手。


齋藤飞鸟无趣得放开手,接过食材便放进了厨房,等白石麻衣咳了好几声神色缓过来的时候又适时地递去一杯水。

“谢谢。”

“回来的好晚”

“抱歉,今天的拍摄日程有点多,飞鸟肚子饿了吧,你先去客厅等会,晚饭一会就好。”


白石麻衣和齋藤飞鸟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硬要说的话白石算是齋藤的嫂子,但也只是名义上的,实际并未入籍。


齋藤飞鸟曾经喜欢过白石麻衣。

从自家哥哥第一次带她进门的时候就一见钟情,当时初中的小飞鸟并不懂那种感觉是什么,只是在明白这个人会和哥哥结婚的时候心脏有被攥紧的感觉,并不好受,那时候还安慰自己是因为相依为命的哥哥要被别的女人抢走了而不高兴,时间久了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吃哥哥的醋。

 

初中时期的飞鸟很甜,每当白石来家里的时候总会一口一个麻衣姐姐缠着白石不放,白石也非常宠她,会喂她吃饭,陪她洗澡,自己的女朋友被妹妹缠着不放,齋藤俊之有苦说不出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欣慰,毕竟父母去世后飞鸟就不怎么会亲近自己以外的人。

 

齋藤俊之为了供飞鸟上学高中毕业后就直接进了企业工作,跟白石约定等白石大学毕业,自己事业稳定了之后就结婚,直到那场事故,齋藤俊之去世了,齋藤飞鸟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亲。


这场事故打破了原本的计划好的一切,也改变了白石麻衣和齋藤飞鸟的关系。


白石不顾家人的反对提出了要照顾当时才刚升高中的飞鸟,还未毕业便四处接起了模特的工作,幸好有颜有实力很快被一家著名杂志社签下,家里人骂她傻,朋友们夸她是个好女人,但是她自己知道,她只是因为愧疚。

 

齋藤似乎看出了她的愧疚,尽管寄人篱下却并未表达出一丝感激,反而在搬进白石公寓的第一天就出其不意地扑倒了白石,掐住她的脖子。


那时的白石还会抵抗,毕竟小孩子的力气是比不过成年人的,但是在感觉到自己脸颊上滚烫的泪水时白石忽然放弃了抵抗,颤抖着举起手擦了擦齋藤的小脸,挤出一个同样难看的苦笑。

 

齋藤终究还是没有下狠手,那时候也是像现在一样默不作声地松开手,从白石身上起来,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递给咳得半死的白石。

从那以后“掐脖子”活动成为了白石家的日常。

 

吃着晚饭的两人相顾无言,齋藤已经不会像之前一样缠着白石喂饭了,然而今天白石主动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飞鸟,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

齋藤没有停下手中进食的动作,甚至并未抬头看白石一眼,白石也不恼,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接了一个电影的角色……这个机会对我来说十分珍贵,我最近可能都会早出晚归,没办法照顾到你了,你……”

“我知道了,你去工作好了,不用担心我”

“飞鸟……”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齋藤终于放下手中的筷子,抬起头直视白石,神色平静让人看不透她心中所想。

“那个……我可以拜托美彩照顾你一阵”

看着白石纠结的表情,齋藤叹了口气,“不用了,实在不行我会去奈奈未家蹭饭的”

“奈奈未?就是你之前提到的新来的桥本老师吗?你什么时候跟人家关系那么好了?去老师家打扰真的没问题吗?”

“真是的,烦死了,你是我老妈吗?明明连嫂子都称不上。是奈奈未的话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不用你管!”

白石皱了皱眉,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支吾半天终究还是放弃了。

“我等会多给你些零花钱,去别人家记得带点礼,别空着手。”


第二天凌晨白石就起床为齋藤准备早餐,出门前看了眼还在熟睡的齋藤,替她掖好被子,床上的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哼了一声,像只猫一样卷起被子缩成一团。幸好没有被吵醒,白石最后摸了摸齋藤半埋进被窝的脑袋,带着担心出门工作了。


——————————————————————

emmmm脑洞了一个多月还是决定写出来,这篇主要是想表达白鸟之间扭曲的感情复杂的关系,文笔不好应该很难传达到,请看的人自行脑补吧!取名废翻了翻歌单就直接用了小鸟solo曲名,还有哥哥的名字也是瞎xx取的(((总是喜欢这种北极圈冷cp我也很绝望,没有药只能自己割大腿肉(x)


最后预祝白石女士生日快乐,不想在女士生日当天发这么糟心的东西就提前一天爆肝发了,如果能有人觉得带感我会很开心的(((  

评论(3)

热度(43)